當前位置: 深圳新聞網首頁>行業資訊頻道>科技>本日精選>

深圳絢圖新材林海暉:在新材料領域干出一番新天地

深圳絢圖新材林海暉:在新材料領域干出一番新天地

分享
人工智能朗讀:

近日,在光明區留創園辦公室里,林海暉一邊泡著家鄉福建特有的山茶白龍銀珠,一邊對記者說,“在應用科研領域,要永遠懷有好奇心,始終用客觀的眼光去評判事物,既要理性、又要敢闖敢拼。”

深圳特區報2019年7月2日訊 “做科研難不難?很難;痛苦么?很快樂啊。”近日,在光明區留創園辦公室里,林海暉一邊泡著家鄉福建特有的山茶白龍銀珠,一邊對記者說,“在應用科研領域,要永遠懷有好奇心,始終用客觀的眼光去評判事物,既要理性、又要敢闖敢拼。”

兩個多小時的采訪中,林海暉的睿智、自信、思辨力以及務實特性展露無遺。林海暉是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化工與材料學博士,后來在美國工作。2014年,40歲的他回國創建深圳絢圖新材,并研發出全球首支全固型零VOC自分散水性鋁顏料,讓中國人在該新材料細分領域的源頭創新上獲得一席之地。

林海暉告訴記者,他的目標是瞄準世界一流,爭取打造出新材料領域里能沖、能闖、有建樹的中國科技企業。

放棄國外優厚待遇回國創業

林海暉出身教育世家,15歲時就背上行囊走出國門,是家族里的第五代留學生,也是中國最早的一批大陸“小留(學生)”。用林海暉的話說,家族連續五代都在別人的地頭討生計,能不勇敢么?勇敢是血脈,是傳承。林海暉從小就是學霸,中學留學時曾因成績優異,拿到了加拿大總督獎章,也是當時唯一獲獎的大陸“小留”;博士在讀期間,便取得兩項美國發明專利,還成功授權校外企業實現產業化,并獲頒2001年度瑞士喬諾法青年研究獎。

面對如此出彩的求學履歷,林海暉表示,求學過程不存在“順利不順利”的問題,只存在“盡力不盡力”的問題。出國前,林海暉已目標明確:必讀數理化、必當尖子生。留學期間,林海暉每天只睡6小時,除了吃飯,上課、作業和圖書館就是他的全部生活。

林海暉酷愛讀書,尤其喜歡讀史書。他說,他們家族一直有文史先行的傳統。“以史為鑒,從根上找源頭。”這不僅是林海暉的閱讀習慣,更是他此后化學科研生涯的寶貴經驗。

“上世紀80年代初,媽媽每天給我兩塊錢,什么也不說,就看我怎么花。這筆零花錢除了買吃的,我主要用來買書,出國前我買的書已裝滿兩個大書柜。”林海暉告訴記者,在多倫多大學期間,他在圖書館登記在冊的借書記錄達4000本,平均一天一本書,在繁重的專業課程壓力下,他仍然保持著每周10-16小時的課外閱讀習慣。

林海暉的母親曾教導他:想要爬上一座更高的山,要先從腳下這座山走起,因為沒有兩座山的山頭是連著的。多年后,林海暉放棄國外優厚待遇回國創業,成為這句話最好的詮釋。

在全球新材料領域一鳴驚人

在新材料應用研究領域,實現產業化是終極目標。沒有應用和落地的研究好比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2012年,已是國際“二代”水性金屬顏料技術發明人的林海暉敏銳地看到,雖然國外科研企業體制創新、大膽采用新人的優勢明顯,但整體產業空心化嚴重,而大洋彼岸的中國科技創新領域產業鏈完備,一流人才涌入科創行業。他決定帶著自己先進的科研技術和管理經驗回國創業。

“我要趟出一條自己研發、生產、銷售的產學研一體化的創業之路。”林海暉說,深圳絢圖新材的初創團隊只有3人,但都是來自世界頂尖化工企業的科學家。2014年創業伊始,林海暉和徐昶博士等三人決定亮出自己的看家本領,先來打一場“擂臺賽”。

什么是“擂臺賽”?就是沒有時間演練、上臺就打,打了就要贏。對林海暉團隊來說,要先研制出核心的技術產品,一炮打響后,再掛牌引資、慢慢壯大。

“這是一條風險極大的向下研發之路。”他說,向下研發意味著一開始就要站在制高點,進行源頭創新,但一招不慎就會滿盤皆輸。“時間緊迫,既然我們在新材料細分領域里掌握了先進的技術,就完全可以先搶占山頭,把平臺技術做出來,再衍生出有競爭力的產品進行下一步發展。”林海暉說。

林海暉用第一筆政府資助的啟動資金,在6個月的時間內快速搭建了一間80平方米的小型實驗室,開始“孤注一擲”研究新一代納米微包覆技術。

創業是九死一生。當時的啟動資金只夠團隊“燒”18個月,如果研發不出來就“死”了。三人開始埋頭苦干,住簡陋宿舍,吃路邊攤,每天工作超過16個小時,經常一個實驗從上午10點開始做到凌晨2點,7點起床再繼續工作。

就這樣,用近一年的時間,林海暉三人團隊成功研發出了全球首支全固型零VOC自分散水性鋁顏料,并于次年1月生產出樣品,比國際五大金屬顏料巨頭之一的某國際公司研發的同類產品早了4個多月,在全球新材料領域一鳴驚人。

不走復制創業模式老路

當被問及難不難、怕不怕失敗時,林海暉說:“很累,但是人累心不累;困難都有,但在別人眼中是困難,在我眼中不一定是困難,因為所有的困難是可預見的,我早已做好了迎接的準備。”

很快,核心技術亮相后,2015年先是得到老東家星鉑聯的青睞,并與之結成全球戰略伙伴,一次性收取了50萬美元的授權費;2016年建成了1000平方米乙類生產車間;2017年開始A輪融資;2018年新建占地面積逾40畝的車間;2019年可實現規模化生產。

如今,絢圖新材已成長為光明留創園新材料行業里的小巨人。就在接受記者采訪間隙,林海暉接到一位投資者的電話。“公司馬上要二輪融資了,近期事情比較多,過兩天我還要出差。”

林海暉三人團隊沒有走復制創業模式的老路,在短時間內做出了一個行業很多年沒做出的產品,這讓絕大多數的初創企業都覺得不可思議。但對林海暉而言,這一切都是必然選擇。

“三年能熱的行業,技術一定是成熟的,它意味著核心技術已不具有唯一性,正所謂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成熟的行業再進去沒有意義,我們要做就做領域的開拓者。”他說,水性金屬顏料在國內發展起點較低,全球市場規模僅6億美元,國內市場已蓄勢待發。

在林海暉看來,創辦企業與做科研本質是一樣的:都知道未來不可控,都需要將難點從混沌的事物中剝離出來的能力,然后集中優勢、攻克難題。

他還特別提到創業的感觸:深圳是座敢闖的城市,在深圳創業,就是要在一堆有知識的人中做勇敢的人,在一堆勇敢的人中做有知識的人。

[責任編輯:田志強]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