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深圳新聞網首頁>原創新聞>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改革先鋒”禹國剛:新中國股市從深圳走來

條評論立即評論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改革先鋒”禹國剛:新中國股市從深圳走來

分享

禹國剛,新中國歷史上第一批外派日本學習金融證券的留學生。他是深交所的創始人之一,參與并見證了我國資本市場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區域到全國發展的歷程。

今年已70多歲的禹國剛在談及拓荒、奮斗的激情歲月,仍舊感慨萬千


深圳新聞網7月1日訊(記者 劉夢婷 陳智妍 見習記者 韓翔)“‘愛黨、愛國、勤奮、創新’是我一直銘記在心的八個大字。我深知,在歷史的洪流中,個人是渺小的,只有融入到黨和國家事業中,始終堅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勤勉工作,敢闖敢試,才能成就一番事業。”今年已70多歲的禹國剛在談及拓荒、奮斗的激情歲月,仍舊感慨萬千。

禹國剛,新中國歷史上第一批外派日本學習金融證券的留學生。他是深交所的創始人之一,參與并見證了我國資本市場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區域到全國發展的歷程。

發揮先鋒模范作用敢闖敢試

來深圳后,禹國剛工作的第一家單位是愛華電子公司。1983年,由于具備日語專業和金融證券知識背景,又是黨員,禹國剛被全國青聯選派到日本學習證券。幾年后,市委提出創建資本市場,并于1988年11月成立了市政府資本市場領導小組,組織讓其擔任專家小組組長。為了不辜負組織的信任,禹國剛和同事們花了兩年時間翻譯了兩百多萬字的外文資料,編寫了中國第一部證交所“藍皮書”——《深圳證券交易所籌建資料匯編》。

1990年5月,深圳開始向中央有關部門申請成立深交所,但由于種種原因一直沒有獲批。同年11月,深圳冒著風險拍板決定讓籌建中的深交所率先“試營業”。

就這樣,1990年12月1日上午9點整,還未領到“準生證”的深交所敲鐘開市。“當年那口鐘,還是我請人從香港買回來的。開業前幾天,我聽到風聲說部分券商有意不將交易信息上報,意圖讓深交所首日成交量為零。于是我提前給國投二部和有色金屬證券做了思想工作,這樣才有了第一只在深交所交易的股票——‘安達股票’”。據禹國剛回憶,那一天,從開市到收市,一共成交了五筆交易,“安達股票”成交了8000股。現在想起來,禹國剛仍舊感慨開業過程的不容易,是一件“吃螃蟹”的事情,有很大的風險,工作是在內心的煎熬中推進。禹國剛表示,當時自己身為一名特區共產黨員,必須摸著石頭過河往前走,沒有任何退路可言。后來交易非常順利,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來了,有種“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的感覺,這也許就是改革者的感受。

發揚擔當作為精神勇涉險灘

從1991年初開始,深證指數連跌9個月,甚至出現了零成交的局面,當時人心惶惶。“救還是不救?”爭論異常激烈。

禹國剛向市委提出“企業出資救市”的建議。“因為當時深交所就像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如果不救市,可能就真的夭折了。”最后市委市政府決定投入2億元股市調節基金,但對當時總市值為50億元的深圳證券市場來說,是杯水車薪。于是他想到了抓“龍頭股”——深圳發展銀行,精心布局下,股價在一個月之內從13.40元漲到14.95元,許多先前對證券市場喪失信心的股民,又一次殺回了證券市場。那時深圳一年的財政也僅為三四十億,要是失敗了,錢打水漂了,都不知道怎么面對。

回想起自己走過的日子,他常跟別人說自己這一輩子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和大家一起把深交所建立起來;第二件事就是實現了深交所交易電腦化、交收無紙化、通信衛星化、運作無大堂化“四化”;第三件事就是推動建設深圳證券山公園。“我希望幾十年后,人們的記憶淡薄了,但只要在這個公園走一走就會明白,新中國股市從深圳走來。”


[責任編輯:何暢]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