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深圳新聞網首頁>深圳新聞>圳見>

關注“心”問題是社會治理重頭戲

條評論立即評論

關注“心”問題是社會治理重頭戲

分享
人工智能朗讀:

6月28日,深圳召開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試點啟動暨培訓會,標志著深圳作為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國家試點城市,正式啟動試點工作。

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涵蓋了從治國到治人到治病,從預防普遍性心理問題發生到干預已發生心理問題的全過程,是社會治理的重頭戲。

今后,深圳人在家門口、在學校、在單位、在醫院,都能就近找到心理咨詢師或心理治療師,找到那個懂你的人,避免不受控制地墜入情緒黑洞。6月28日,深圳召開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試點啟動暨培訓會,標志著深圳作為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國家試點城市,正式啟動試點工作。

世界衛生組織在1948年成立宣言中對健康下過一個經典定義:身體上、心理上和社會上的完滿狀態,而不僅是沒有疾病和虛弱的現象。當前,心理疾病與精神障礙已經成為一個困擾很多國家的突出社會問題。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預測,到2020年,抑郁癥將成為全球范圍內第二大致殘疾病。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加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心態。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加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出現在“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部分,而并沒有放在“實施健康中國戰略”部分,說明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不是局限于衛生健康服務體系的范疇,而是更廣泛的社會治理體系的范疇。

古語有云:“上醫治國、中醫治人、下醫治病。”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的實質,是針對全社會面臨的普遍性、群體性、涌現性的社會心理問題,通過綜合運用社會心理服務、心理疏導、心理干預等手段,來理順社會情緒,平和社會心態,引領價值取向,化解社會矛盾,防控社會風險,有效維護社會穩定。也就是說,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涵蓋了從治國到治人到治病,從預防普遍性心理問題發生到干預已發生心理問題的全過程,是社會治理的重頭戲。

心理健康不同于生理健康,它是個體社會性發展的指標,個體的心理障礙在一定程度上都是社會問題的反應,都是時代和社會的產物。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進步,人們的物質性需要不斷得到滿足,開始更多追求社會性需要與心理性需要。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不再局限于經濟領域的發展問題,而是上升為社會領域的發展問題。推進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正是關注人民群眾的“心理賬戶”,注重滿足人民群眾的社會性需求與心理性需求,做好精神民生的一條重要途徑。

芝加哥學派代表性人物齊美爾,在《大都市和精神生活》一書中指出,城市吸納了大量高度分化的人口,由此形成的城市異質性,不僅使傳統的控制方式遭到削弱,而且滋生大量社會問題。深圳是一個年輕的移民城市,工作競爭激烈,生活節奏快,競爭壓力大,各種心理行為問題較為突出。根據深圳市精神衛生中心的調查,深圳市常住居民中,精神疾病總患病率高達21.87%,其中大部分為抑郁、焦慮等各種輕型精神疾病,有心理障礙問題的人群更多。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深圳目前已經將心理服務覆蓋到全市600多個社區、40多家員工過萬的企業、100多家學校,但是跟龐大的現實需求相比,現有的心理健康服務狀況遠遠不能滿足人民群眾的需求及健康深圳建設的需要。以康寧醫院為代表的精神科專科醫院以重癥精神疾病治療為主,且往往“一號難求”;心理咨詢師隊伍本底不清、行業管理不規范,未能發揮主力軍作用;社會工作者專業水平較低、服務質量不高,難以滿足人民群眾更高層次的心理健康需求。

加快推進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將之納入社會治理體系建設,作為創新社會治理的重要內容和提升社會治理能力的關鍵舉措,作為推動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格局的具體行動,迫在眉睫。要加強平臺建設,依托綜治中心、黨群服務中心、社區健康服務中心等平臺設立心理服務機構,構建市—區—街道—社區四級心理服務體系,以及醫院精神心理科、學校心理輔導室與企業心理服務室;要強化人才支撐,通過政府主導、社會組織參與,強力推進社會心理服務工作專業人才隊伍培養及制度建設,壯大志愿者服務隊伍;要重視重點人群社會心理服務,對青少年、老年人、婦女、兒童和殘障人士提供心理疏導、情緒疏解、心理創傷危機干預等,建立健全全市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的工作方法、實施細則、操作規范與服務標準,在試點過程中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模式。

當前,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的試點工作,重點關注對各類人群的心理健康服務。未來,應進一步關注積極社會心態的培育、公共政策制定與實施中的心理影響評估等工作,從群體、組織、社會層面推動更系統的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 

■深圳特區報首席評論員姚龍華

[責任編輯:劉婷]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